2024 0614 早安 這世上唯一的命中注定 其實都是人造的 電影 天能971

其實天注定,就是自己注定的,這個注定是「做了才算數」!

最後更新 2024-06-14 achi

過去幾天,在分享的文章或反饋時,我常如此寫道:「三生有幸,三生注定。」

意思是說,我和小學同學蔡江河在畢業後的52年又「重逢」,不是偶然,而是天注定。

所謂天注定的是,我們都是在華源村長大,在華源國小一起打棒球、玩手球、一起站糾察隊,一起畫壁報……。

原本直升知本國中,還可以繼續當3年的同學。實際情形是,我到知本國中新生報到之後,隔天就「不告而別」。老爸把我的戶籍遷到馬蘭(祂的師母家),然後就在新生國中讀到畢業。

江河說,後來,曾春池曾經到建和國小「轉轉」,有遇見「周教導」——我老爸。「可是,我後來也有去轉轉,沒有遇見周教導,打聽不到你!」52年後重逢,江河總會沒事就提這段往事。

江河因為後來讀台東農工,搬到台東市暫居,那段時間,一直在找我的下落(真是有心啊),「這個人到底住在哪裡?在哪間學校上學?」

52年後重逢,聊起來,才知那段歳月…大家都住在馬蘭新社區,相距不到200公尺。

這真是造化弄人,近在咫尺,卻隔如天涯之遙。

被粉絲遵為「大叔」的「千里淳風」說:

人生有很多的莫可奈何、無能為力。
有時覺得被命運捉弄,有時覺得運氣老是不站在自己這邊。
然而,人生還有更多的柳暗花明處、絕處逢生時,
不繼續向前走,永遠不會知道(會發生什麼事)。

身為命理師,千里淳風強調,「我無法算盡天下人的命,人生的相遇也要看緣分。」

是緣份,就不是偶然,都是天注定!

巧合的是,我在軍中混了23年退役,江河在大陸創業打拚,也是23年後回到台灣「休息」。23這個數字,都發生在我們身上。只是我的23先完成,他的23是在新冠役情開始蔓延之前完成。

「我是搭上『倒數第二班』飛機回台灣,接著因為疫情,大陸就封控了,幸好,即時回來台灣。」江河對於疫情期間沒被鎖在大陸,認為也是天注定。

之後我們被老天安排在LINE裡相遇,然後,他建議我練葉子功法,我照做了。後來我們在太赫茲能量吹風機「商機啟動」的場合「正式見面」,距離上次「分手」隔了52年。

這就是緣份,是天注定的必然。

正如千里淳風說的,人生還有更多的柳暗花明處、絕處逢生時,不繼續向前走,永遠不會知道(會發生什麼事)。

所以,果果說:「你想說什麼、希望什麼、期待什麼、想要什麼都不重要,只有你做了什麼才算數。」向前走就是「做什麼」,有做什麼才會遇見什麼!

其實天注定,就是自己的注定!這個注定是「做了才算數」!這和電影《天能》裡的台詞是同一個意思:這世上唯一的命中注定,其實都是人造的。

發佈留言